太原钟表收藏爱好者郭宝印说,产量越少、年代

时间:2020-05-15 15:34来源:旅游资讯
郭宝印清晰地记得当时一块上海牌手表,价格是100多块钱,对于他一个月20元的工资,就是不吃不喝,起码要攒半年,才能买得起。有个工友为结婚,攒了一年钱,才买下那块表。所以

郭宝印清晰地记得当时一块上海牌手表,价格是100多块钱,对于他一个月20元的工资,就是不吃不喝,起码要攒半年,才能买得起。有个工友为结婚,攒了一年钱,才买下那块表。所以,手表是那个年代奢侈的代名词。工友每天小心翼翼地戴着手表,睡觉都不舍得摘。那时,国产手表品牌就是“上海”“天津”最为吃香,价位大都在50-100块钱之间。在北京一些大的商店还有进口手表,比如英纳格、罗马、瑞士等,价格自然很高。

“产量越少、年代越久远、身份和经历越特殊的名表,才会具备收藏投资价值。”田奉洁认为,如今在柜台上销售的名表基本都没有收藏价值。田奉洁说,一块名表的增值要靠时间积累,因为经历时间越长,这款表中能剩下来的、还能正常跑的就越少;而一块名表想要大幅度增值,一定要靠拍卖行的炒作,当然,其自身也要有值得炒作的经历和卖点。

图片 1

展开全文

宝玑玛丽皇后复刻版怀表

  常伟:我主要从事钟表杂志的工作,这十年来跟钟表打交道,新的钟表、老的钟表、一手市场包括拍卖市场的氛围。我在05年的时候荣宝斋出版社出版过我写的一本书叫《钟表知识三十讲》。“芷兰雅集”这一期是第31讲,终于轮到了钟表,前三十讲和钟表没有关系,我也很开心钟表这样一个门类能够在“芷兰雅集”这样一个艺术的平台、艺术的论坛上表现出钟表的一些内涵、文化、魅力,这些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知道大家或多或少和钟表或喜爱或收藏或爱好,正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和品牌,能够交流一下。这个是真正的一种雅集或者是一种交流、论坛的一个意义。

郭宝印说,其实他不是真正搞收藏的,只是喜欢而已,聊聊天可以,不要宣传,那样人家会笑话他。听着他的话,答应用化名代之。一个人自然的心境是不能被外界所打扰的,给人留有遗憾是不美丽的。郭宝印非常高兴地讲出他的收藏故事,来源于他无所求的心境。

田奉洁研究发现,从拍卖行购买手表更实惠、有价值,十几万的手表在拍卖行里近半价,并且不少现在市场已经停售的老表、限量版手表在拍卖行里都能够找到。“4年前,我在外地拍卖行里拍过两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生产的名表,分别是欧米茄和劳力士品牌,当时拍卖成交价不到2万元,现在如果再次拿到拍卖行竞拍,价格会略微上涨。”田奉洁说,这是因为这两块表年龄都超过40岁。

  4月21日,芷兰雅集艺术月谈第31讲邀请《时计》钟表杂志主编常伟先生主讲钟表的收藏与投资。常伟先生为北京收藏家协会相机钟表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钟表评论人以及专栏作者,著有《钟表收藏知识30讲》、《中国与钟表》等书籍。

“摆弄这些旧手表、钟表的过程让我很享受。”郭宝印说,“平时遇到不少烦心事,只要看看这些表,心情就好了。人的精神世界不能空虚,总要追求些什么,才能活得充实、有意义。”郭宝印把这个过程当成兴趣,而不是索取和拥有,所以他怡然自得。

据业内人士介绍,手表、钟表以及怀表的收藏价值主要基于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品牌,品牌越大,收藏价值越高;其次是稀缺性,限量生产的手表收藏价值一般都很高;第三是功能性,在保证品牌的基础上,功能越复杂越具升值潜力;最后,同一品牌的手表,年代越久远、数量少的、工艺特殊的,升值空间越大。因此,建议消费者购买手表首先要明确目的,究竟是收藏还是自用。如果是为了收藏,那除了要考量手表本身的因素,和市场、流行趋势等外在的因素,最好再研究一下各个手表品牌的历史、技术等信息,做到不盲目跟风,才能正确选择到自己想要收藏的表款。

  到了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开始,瑞士表又开始进入中国,不同的品牌,不同认知的历史手表、怀表,认识钟的一些品牌陆续又进来了,当然最主要的就是近十年的发展是最蓬勃的,因为近十年西方的名表进入中国的市场是没有一些门槛的,已经是一个自由开放贸易的形态,所以会发现近十年大家所遇到的表的品牌在之前是从来没有遇到过,有一些所谓的名牌顶级的东西你会发现以前根本没有听说,可能我们老百姓或者说收藏者在盖房之前,所谓对名表的概念就个别几个品别,可能是欧米茄(OMEGA),可能是劳力士,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或者是很奢侈的一个品类、品牌了。但实际上大家会发现近十年很多品牌什么百达斐丽(Patek Philippe)、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爱彼(Audemars Piguet)、宝玑(Breguet)、万国、芝博很多品牌,听都没听说过,但是都来了,因为市场开放了,另外一个这些品牌确实也在中国市场尝到了甜头,看到了有潜力可挖的一个市场。这个其实如果我们回溯到刚才我们谈到的早期的中国人和钟表的关系,这个是很微妙的一个事情、中国人其实骨子里对钟表这个东西是非常喜爱的,帝王喜爱也好,还是民间喜爱也好,一直到现代,大家对钟表、手表还是趋之若鹜,总觉得买一块手表,拥有一块手表,甚至这个表可以传承的话,它是一个非常愉悦的事情,非常开心的事情,这里边其实也就涉及到我们所说的钟表收藏的文化、理念在里边,

郭宝印对手表有很深的感情,想起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感触很深,“当时太原的普通人要买表是很不容易的,钟楼街和柳巷一带是当时的商贸区,也是省城经济的窗口,来来往往的人不断。那里有几家卖表的地方,由于表是稀缺物品,一律凭票购买,像钟表之类的就更稀罕了。”怪不得,到上世纪80年代,结婚都讲究家里有“三大件”,即手表、缝纫机和自行车。手表排在首位,这既是婚后新生活的用品,也是家庭生活水平的体现,所以有这“三大件”的婚礼才叫体面。“那时买手表即使有票有钱,也要找关系求人走后门。”郭宝印说,当时计划经济下,什么都短缺,“千金易得,一表难求”是很现实的。

图片 2

  大家谈到钟表收藏可以分为几种:一种是我们谈到的比较有历史的,所谓古意一些古董的表,还有是这几年陆续看到的现代的名表或者是名钟,这两个概念,这两个时间的段落,实际上是现在我们在收藏界也是比较普遍的两个大的区块。古董钟表的收藏,我相信因为中国人和钟表有四个世纪的联系,这样的交际,所以我们在民间还是有一定的基础,民间的古董钟表收藏,尤其是在这些比较有历史积淀的城市,比如包括北京,包括南方的一些江浙一带的历史名城,大家都有古董钟表收藏的一些基础。可能家里边有一个钟就是老钟,清代的老钟,可能有一个祖上留下来的老的怀表,我是山西人,所以我知道在山西有很多的怀表,为什么?因为山西在清代的时候大家知道是非常富裕的,中国最早的银行家来自于山西,中国当铺业的源头来自于山西,所以山西实际上积淀了很多的古董钟表,到现在在民间、在老百姓当中都有,手上还都有,甚至有一些非常新的,我个人其实偏好古董表,所以我从老家收藏了很多这样的东西。我觉得古董钟表的收藏,我们群众的基础、民间基础是非常强的,当然要达到所谓帝王级的鉴赏毕竟还是少数,确实是有流到民间的,但是非常少有的,非常稀有的。

编辑:旅游资讯 本文来源:太原钟表收藏爱好者郭宝印说,产量越少、年代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