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销售门票、观光车票、保险等,无论哪一种

时间:2020-04-10 22:49来源:旅游推荐
众所周知,景区门票价格逢节必涨、轮番上涨已成痼疾,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尽管相关部门也明明知道不合理,违规涨价现象却没有根本改观,问题到底出在哪?弄清这个问题,首先要

众所周知,景区门票价格逢节必涨、轮番上涨已成痼疾,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尽管相关部门也明明知道不合理,违规涨价现象却没有根本改观,问题到底出在哪?弄清这个问题,首先要对景区经营管理模式进行了解。就目前国内景区看,一般有三种管理模式:财务自收自支,门票由政府物价管理部门审批;财务收支两条线,门票收入全部上缴政府,管理经费由当地政府拨付;向社会公开发包经营,对门票收入超额部分实行分成。这三种管理模式,无论哪一种都会加剧景区管理部门门票违规涨价冲动。

由于景区产权不明,门票收支、管理混乱。发改委此次检查便发现,以浙江杭州灵隐寺为例,游客参观灵隐寺需要购买两次门票,只因去灵隐寺需要先经过飞来峰景区,而飞来峰和灵隐寺分别属于市政园林部门和宗教团体,财政关系不同,无法合并售票。

财务自收自支给了景区管理部门较大管理空间,虽说门票价格接受当地物价部门审批,但往往也是有形无实,给了管理部门较大定价权;即便物价监管部门要控制门票上涨,也往往被景区管理部门以各类维护费用增加为由,成为违规涨价的正当理由。南京市莫愁湖公园是全市唯一一家自收自支公园,与全国很多公园免费向公众开放相反,莫愁湖公园宣布涨价。门票由每人次27元涨到35元每人次,年票价格也略有上涨。莫愁湖公园办公室主任表示,即使提价,还是有点“入不敷出”。他们的理由是公园所有营运成本包括古建维护、园林养护、花卉引种、还有节庆活动等支出,全部靠自己消化。因为当地政府本身就存在对公共公益性项目投入不足的问题,对其涨价行为只好是无可奈何、听之任之了。

尽管近年来国内旅游景点收入中,门票收入占比总体保持下降,然而比重仍高,大多数景区未来盈利增长预期均指向门票,多数5A级景区门票收入占比超过40%,其中最高的超过80%。

奥门新萄京8522 1

同时,还有景区不合理打包实行“一票制”,让游客无法选择各景点单项票。位于湖北的神农架世界地质公园,由神农顶、大九湖、官门山等6个园区组成,园区间相隔较远,最远达100多公里。地质公园却只设一张价格为319元的联票,而游览个别区域的游客则没了选择权。

展开全文

专家介绍,由于目前国内尚未有专门就门票收入使用范围进行约定的法规性文件,因此门票收入支出方面较为随意。不少政府部门往往以资源使用费、基础建设费等名义分走相当比例的门票收入,也导致监管意愿不强。安徽省一家5A景区内部人士透露,由于景区运营公司归属景区管委会,而管委会属于自收自支事业单位,“管委会每年需要多少经费,便从这里拿多少,也没固定比例”。

媒体报道,端午小长假期间,外出旅游人数增加,景区门票价格又一次受到关注。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至少有7地超过20家景区纷纷表示涨价。其中不乏公开违规涨价,有景区为了规避监管则实行“打包加价” 。

部分景区还在半价优惠票上打起了小算盘,“隐性”抬高价格。杭州雷峰塔景区对持有学生证的学生,一度只在每年的7月至8月给予优惠价格,40元的普通票价半价优惠后应为20元,但景区实际定价为30元。北京天坛公园祈年殿、回音壁、圜丘等景点也并未按规定执行免票或半价优惠。

奥门新萄京8522,财务收支两条线使景区成了政府的“印钞机”,即所谓“门票经济”。这种财务管理模式既给景区壮胆,使其违规涨价行为有恃无恐,又让普通民众投诉无门,无力对抗当地政府强势涨价行为。这种涨价行为应该是目前景区最普遍现象,也是中国景区门票陷入不断涨价怪圈的症结所在。这种景区管理模式在当下尤其令当地政府喜爱,因为实体经济下滑导致当地财政收入减少,尤其房地产疲软让土地财政难以为继,让拥有得天独厚旅游资源的地方政府喜不自胜,把门票收入当成了地方财政收入重要来源,“我的地盘我自主”,门票涨价冲动不可遏制,企图实现旅游收入最大化目标,这是我国景区门票价格轮番上涨的根本动力。而且地方政府对门票违规涨价怂恿态度,使有关监管部门成了摆设,至多只是象征性地发个文件、做个表态,无法为旅客利益保驾护航,使广大旅游成了各景区政府的“唐僧肉”。尤其一些地方政府还有公开袒护违规涨价之嫌,不仅监管不到位,还对违规涨价进行“表彰”。如今年5月份国家旅游局发布首批“全国旅游价格信得过景区”,据披露这批“信得过”名单中,不少景区长期以来在价格方面备受游客和舆论质疑,有的景区刚被通报批评,甚至有景区存在明显门票价格违规涨价问题。足见政府对违规涨价宽纵,成了景区门票违规涨价“保护伞”了。

——产权不明,收支“任性”。

作者莫开伟系中国知名财经作家 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那么景区门票收入都去哪儿了?记者从峨眉山旅游公司公布数据中发现,景区游山门票收入在扣除相关税费等成本后的50%需支付给峨眉山管委会,仅2015年上半年,峨眉山旅游公司的1.8亿多元游山门票中,要支付给管委会的分成款就超过7000万元,此外还有新农村建设专项资金和风景区专项资金两项供给超过900万元。

显然,景区门票违规涨价,表面看起来是景区管理部门行为,而事实上政府则是真正的幕后推手。要根治景区门票违规涨价和轮番上涨病灶,除了消除当地政府“门票经济”思维方式之外,更重要的是运用重典治乱,加大监督和惩处力度,对无视政策法规随意涨价行为进行严厉查处,给予经济重罚和相关违规责任人处罚:对不守信违规涨价景区实行“黑名单”制度,接受全社会监督;对当地政府相关领导予以降职、撤职处分,使景区对违规涨价行为形成全面权衡心里预期,最终刹住违规涨价冲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景区门票收入成地方政府“提款机”。

承包经营模式更是催生门票违规涨价的“毒瘤”,这类管理模式多属较小景区。因为承包经营者和当地政府要实现双方利益最大化,全然不顾庞大游客利益,忽视景区各类设施建设投入和环境治理,一门心思都放在景区门票价格上涨上,变着各种戏法达到提高门票价格之目的,使景区门票价格逐年提高的直接动因。

广东财经大学旅游管理与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张伟强教授分析说,当前由于各地景区经招商引资开发之后,在景区产权等方面不够清晰,因此各地应首先明确景区产权归属情况。

——门票收入占比仍然过高。

景区票价“明涨”“暗浮” 违规定价乱象丛生

海南省旅游协会秘书长王健生坦言,国内一些景区门票收入往往变成个别地方政府的“提款机”,对门票涨价能否有效监管,肯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编辑:旅游推荐 本文来源:捆绑销售门票、观光车票、保险等,无论哪一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