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儿对女孩儿说,摆渡人就饶了他还让龙鳞

时间:2019-10-31 21:34来源:旅游攻略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天地间有神,人,鬼其中神是最大的。而灵魂摆渡人就是在人和鬼之间的摆渡者,他可以看到神,人,鬼,这三类人1987年,4月20曰一个小男孩出生了,两个摆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天地间有神,人,鬼其中神是最大的。而灵魂摆渡人就是在人和鬼之间的摆渡者,他可以看到神,人,鬼,这三类人1987年,4月20曰一个小男孩出生了,两个摆渡人,一男一女。那个女人要那个小男孩当做祭品, 那个男人就不愿意:“等他长大以后再做祭品也来不迟。”那个女人梦琳点一点头,这个男人问你也是摆渡人。孩子出生了,爸爸急忙抱住小孩。又是亲又是吻,那个男孩儿他的眼睛生下来就能看见鬼,因为他的眼睛是摆渡人给的。那个男孩儿长大了,有一次,他路过饭店看见一个女孩儿和一个男人轻轻揉揉。买单的那个女孩儿转向了他。 他看见那个女孩眼睛,鼻子还有嘴巴都在流血。他告诉了那个男孩儿,那个男孩儿还说他是神经病。叫他滚远点,不要打扰他约会。龙鳞就坐在旁边看着,(简单介绍一下龙鳞就是出生的那个小孩儿。)然后龙鳞我四处看一下,结果发现四周全都是鬼。他就赶紧跑到男孩身边:“不好意思问一下请问这个饭店里面有人吗?”那个男孩儿直接回答“你傻呀!就我们两个人,难道我们两个不算人吗?”龙鳞又赶紧回到座位上。我说了一句“老板我要点单”他看见一个男人慢悠悠的过来了,他又小心地对那个男孩儿说:“你看见这老板了吗?”“这哪来的人呀,可能老板有事儿出去了吧?”那个老板慢悠悠的说“请问你要点什么?”这话一出,那个男孩儿就被那个女孩儿活生生给掐死了。那个女孩犹豫着走到老板面前。“任务完成了”女孩就往客厅里走,走之前还拉着男孩儿一起。龙鳞非常害怕赶紧就跑了,他一个凡人,只不过有法眼而已,他怎么可能跑得掉?正好这是遇上了摆渡人,那只鬼一见摆渡人,哪还敢抓他,直接跪地求饶。摆渡人就饶了他还让龙鳞,赶紧走。龙鳞回到家又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摆渡人说过无论谁敲门都不要开门,今天不能出去,如果你出去肯定会被鬼抓走。他就不开门,躺在床上捂着被子。但是敲门声越来越大,吵的他睡不着……

“这是第一次有人说喜欢我的画。”他补充一句。

发表于 2002-05-01 22:32

火车到了北京后人就少了,上来的都是在内蒙各地短程旅行的当地人。 我正打手机的时候,来了对年轻人,问我对面座位是否有人,我用手示意请他们坐。 ************ 俩人都穿了单薄的格子绒线衫,一蓝一红。男孩儿二十出头的模样,女孩儿似乎比他小,虽然有塞外蒙族的特征,长长细细的眼睛,淡淡的瞳仁,可是脸庞显得格外清秀水灵,特别是嘴唇好似雕塑一般生动,把我看呆了。 他们紧紧靠在一起,显然是情侣。礼貌起见,我想换个座位避开,可是他们开始交谈,我发觉实在有趣的很,所以非但没有离开,反而掏出小记事本把他们的对话记录了下来。 ************ “想去买包烟”男孩儿对女孩儿说。 “又乱花钱,你就不能忍一会儿?”女孩儿说,同时嘴巴一撇(光看她撇嘴巴就知道她不高兴) “三个多小时呢” “那你等他们待会儿推小车过来卖” “不等,我自己去” “别去!”女孩儿拽住男孩儿的胳膊说,“把钱包给我” “干吗?”男孩儿问。 “我穷” “哎咬,钱包没了” 女孩儿伸手轻轻打了男孩儿一个耳光,然后说: “别闹了,我跟你一块儿去” 我告诉他们餐车已经关了,他们笑笑、谢了我,然后还是起身走了。 ************ 在他们去餐车买烟的时候,我努力回忆是否有女朋友在我花钱的时候劝阻过我,脑海里一片空白,然后我试图扩大搜寻范围,回忆是否有亲属朋友同学劝阻我别乱花钱,分特,还是想不出来。正在此时,男孩儿女孩儿回来了,烟没买到。 靠近黄昏,窗外的风开始变的有点儿冷起来。 “你不凉?”女孩儿问男孩儿。 “不冷,你穿的不和我一样么” “不一样,你摸摸看” 男孩儿摸摸女孩儿胳膊上的衣服,点点头。 “那你加一件么”女孩儿又说。 “不加” “你加么,你要感冒啊” “不感冒” 女孩儿倚到男孩儿身上,把头斜靠在男孩儿的肩膀上,然后说: “行,那咱们靠紧了暖和暖和” 过了会儿,女孩儿问: “哥,你说么,五一节咱们怎么玩儿?” 我一听,惊得下巴差点儿掉下来。 ************ 顺着兄妹的思路再打量他们一番,果然发觉他们俩长得有点儿像。 讨论完五一节玩儿的事情,女孩儿说: “我睡了,你不许睡” “我不睡,你睡吧” “我睡啦”女孩儿挽住男孩儿的一条胳膊,脑袋往肩膀上一靠,闭上了眼睛。眼睫毛还在微微颤动,过了没一会儿,女孩又睁开眼睛,“我睡不着” “睡不着也别闹” “我偏闹”女孩儿用手捏住男孩儿的鼻子,“让我闹不,让就松手,不让就憋死你” ************ 我想这妹妹可真调皮,又想不通为何兄妹这么亲昵,正要做一番人类学、民俗学的思考,突然女孩儿又发话了: “你说咱们怎么安排广告的事情啊?” “我们先做目录,再交给当地人员自己制作” “那咱们还有时间玩儿响沙湾?”女孩又开始撇嘴。 “工作重要还是玩儿重要?” “俩都重要,一样重要” “就你这思想,还想要我提拔你” 我这一听,张开的嘴巴直到下车也没合拢。大着胆子想问他们到底是情侣、兄妹还是同事,结果话到了嘴里成了“你们到包头旅游?” 女孩冲我一笑,留下了“虎必烈猜想”的最后一条线索: “我们回家” -------------- 作者:陕西老虎 日期:2002年5月1日

许清绘拢了拢湿漉漉的碎发,“老师,我想和你聊聊,我觉得自己有些问题。”

白恢知道面前的女孩儿不是许姐,自己也不是什么圣人去渡人救世,实际上他连自己都救不了。白恢想转头走的时候再次看到了她的眼睛,他不明白一个青春尚在的女孩儿为什么眼里都是悲伤。

“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许清绘自顾自地讲起来。

编辑:旅游攻略 本文来源:男孩儿对女孩儿说,摆渡人就饶了他还让龙鳞

关键词: